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5935214489160196"
data-ad-slot="8007533899">

簡立峰:台灣有警訊

http://tw.news.yahoo.com/%E7%B0%A1%E7%AB%8B%E5%B3%B0-%E5%8F%B0%E7%81%A3%E6%9C%89%E8%AD%A6%E8%A8%8A-213000624–finance.html 工商時報【記者何英煒╱台北報導】 Google台灣董事總經理簡立峰昨(26)日表示,當網路服務商(如亞馬遜、Google及微軟)自行垂直整合推出終端終置的商業模式,成為未來主流,對於台灣硬體產業來說,已是個「警訊」,台灣如果沒有將網路產業發展成為內需型的產業,硬體業者的發展空間限制將會愈來愈大。 簡立峰昨日應台灣網路資訊中心(TWNIC)之邀,針對「數位新服務、網路大未來」為題進行專題演講。 他表示,網路服務已經大大的影響及改變世界,例如,亞馬遜改變了零售市場、Netflix改變了影片租賃的模式、蘋果的iTunes改變了音樂產業、Linkedin也改變了招募的模式。 他預言,軟體和網路服務已經是未來所有產業所必備的技術和平台。在全球許多國家,也都以網路服務為主要產業。 反觀台灣,他直指「硬體產業面臨到了典範轉移」,簡立峰說「這是有警訊的」,因為所有產業走向雲端化,終端裝置的運算功能逐漸搬移到雲端、資料也儲存在網路上,消費者的主要目的為使用網路服務。如此一來,終端裝置雖然會變多,但是單純硬體產品對終端使用者的價值是變低的。這樣的改變,已經影響到傳統的裝置供應商。 舉例來說,在終端裝置非常擅長的供應商,如HP、DELL、SONY及NOKIA等,短短幾年內,他們已經不像從前那麼具備影響力。另外可看到的趨勢為,很多網路服務商,現在同時又是硬體終端的開發者出現,像是Google、微軟、facebook、及Amazon。 網路服務商所帶領的垂直整合的經典案例為Amazon的 kindle Fire,電子書kindle的售價比成本低。賣一個裝置,但會從服務賺回來,簡立峰說「這樣的商業模式會成為未來的主流」。未來走在路上,將會有人送你免費的手機,因為目的是要消費者使用網路服務。

程式設計將死,程式師永存

程式設計將死,程式師永存 http://www.aqee.net/coding-is-dead-long-live-the-coders/ 本文英文原文連結:Cod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Coders http://blog.openviewpartners.com/coding-is-dead-long-live-the-coders/ 多年來我一直想學VBA——微軟Visual Basic的改造版、用來編寫excel巨集的程式設計語言,但由於各種原因一直拖延著沒學。它並不是一種很難學的語言,只是因為它不是我的主要工作內容,我一直沒騰出時間來學它。昨晚,我跟隨著Twitter上的一個連結發現了 DataNitro,五分鐘後我學會了VBA。 DataNitro是個excel外掛程式,能夠讓你在Excel裡運行Python腳本,因為我在某種程度上算是擅長Python,我根本不需要使用VBA。也許這並不是在5分鐘內學會了VBA,而是成功的完全繞過了它。對於我來說,這跟學會了它一樣有效。 大家是否還記得在《駭客帝國》裡的那個DVD播放機?它能連接到你的大腦來教會你功夫。DataNitro就像那個東西,只是它是給Excel笨蛋準備的。它很可能幫我節省了數百小時在VBA裡面掙扎、自學、嘗試、糾錯的時間。

我寫這篇文章不是來為DataNitro做廣告的,而是想談談對程式設計這種工作發展方向的思考。幾天前,Brooklyn Bridge Ventures的Charlie O’Donnell寫了一篇非常好的博客叫做“最後一個程式師”,文章裡他預測前端開發平臺終有一天會致使整個軟體發展部門廢棄。當這些平臺不斷的增多不斷的傳播後,強大的軟體發展需要的編碼工作越來越少,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參與進來。 程式師因此會消失嗎? 這要看你如何定義程式師。如果這樣說,那些每天花15小時在黑屋子裡堆砌0和1的人才算是程式師,那我支持Charlie的論斷,這種職業最終會被一點點的侵蝕掉,因為越來越優秀的“前端”平臺會排擠掉眾多的編碼工程。 但從另外一個視角來看,我是一個“程式師”,因為這些平臺能使我更快的開發出軟體,而且不需要經過正規的培訓,我想程式師的數量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會不斷的增加。 曾經有個時期,即使在MD-DOS上開發一個很簡單的程式也要經過相當漫長陡峭的學習曲線過程。這越來越平坦的學習曲線歸功於Apple和Windows開放的個人電腦走向大眾。類似的,當各種平臺使開發工作越來越容易後,越來越多的人能輕鬆的上手程式設計,而不需要花3或6個月的時間去學VBA。 除此以外,具有相同道理的是,科學家不會因為科學的進步而丟掉他們的工作,軟體發展平臺的進步會使人成為“真正的程式設計者”——他們不想要去碼字元,他們能更多的專注於複雜的、富有挑戰的、能產生重大影響的工程項目上。如果你是一個專業的程式師,這不正是你所期望的嗎? DataNitro只是成千上萬的推進這種趨勢前進的平臺中的一個。粗略的想了一下,這裡還有四個年輕的公司充當著這種“更少代碼”的介面服務,它們使眾多的項目避免了開發的痛苦:  FRAPI – 即時生成API  Monetate – 輕鬆A-B測試和 MVT網站測試(an OpenView portfolio company)  IFTTT – Instant mashups of your favorite personal programs  Zapier – 企業版IFTTT

去百度还是去创新工厂? 信开复还是信彦宏?

去百度还是去创新工厂? 信开复还是信彦宏? http://blog.csdn.net/innost/article/details/7496236 下面這篇文章得轉載一下: 我個人感覺:作為一個有理想的人,還是要把focus放到做事情上,人生才有意義。國內太浮躁了。 ========================================================== 我前兩天,收到一封郵件,一位快要畢業的的大學生問我,是去百度,還是去創新工廠? 他在來信中說,從個人道德價值觀來說,他想去創新工廠,要遠離流氓企業,不然會有狼狽為奸、助紂為虐的感覺,對不起自己。但是創新工廠那邊情況不熟悉, 不知道怎麼選擇,並問我現在比較熱的移動互聯網靠不靠譜。

去百度,還是去創新工廠 我對新東西是總是持謹慎的態度,創新工廠的剛起步,還需要磨練,而且從現階段的情況看下來,並不太妙。 百度的技術還是很不錯的,人家好多年了,用戶數量也很大,也有很多積累了,所以還是應該去百度。 我之所以這樣評價,是因為我始終覺得:  1)創業是不需要助跑的,創業是一種積累到了自然就出現的東西。你也許並不那麼覺得,但是我覺得創業助跑就像高考的輔導班一樣,或是像英語培訓一樣,正如老羅所說的,出成績的本來就是人家先天悟性不錯,不行的總是不行,而需要培訓的大多數總是有問題的,搞培訓的都知道這個道理。退一步講,就算是這些輔導班讓你可以考個高分,但是後面呢?創業是一條很長的路,不是考了高分拿了風投被人宣傳就能成的事。  2)剛畢業的學生,要學的不是創業,而是開眼界,長見識,這比任何事都重要,因為我們的視野決定了我們的人生。大家也知道我國的教育是什麼情況。所以,剛畢業的同學第一件事是把教育和工作的那個差距上的那條大溝給填平了。因此,我覺得大公司有更多的資源和牛人能開闊你的眼界,而不是創新工廠裡的那些補習班式的團隊和項目。而要開眼界應該是去一些成熟的公司,就算要學習創業也應該去那些剛剛成型的創業公司,這是因為,更多的是你要看的那些成功公司的經驗和思路。你可能知道什麼不好,但是你沒有見過好的,你將不知道什麼是好的。這是就我覺得開眼界長見識的最大的價值。  3)關於那些流氓企業(商業公司總是會有些商業手段的,但是流氓的商業公司使用的是流氓手段),我們處在的這個社會似乎已經分不清楚什麼是流氓手段,什麼是商業手段,但是有些公司的做法還是太過份,在如今這樣垃圾的社會中居然還會那能脫穎而出,不得不讓人佩服。不過我認為,我們需要用出世的態度去思考,入世的態度去做事。社會是個大染坊,我們走入社會參加工作後,很多人都會迷失在其中,所以這需要我們堅持住我們心中那份理想的價值觀,這個很難,能堅持下來的也不多。無論這個公司的文化讓你有多麼的不認同,但只要是其技術還是很不錯的,能讓你開眼界長見識,那就沒有問題。因為不管你去到哪裡,那些噁心的事總是會或多或少的存在,這就是中國的社會。

所以,我們去那些無良企業,並不是學他的文化,而是學習他的技術和他們把事做出來的經驗,根據魯迅的拿來主義,重要的去其糟粕,取其精華。 畢竟人家那麼大,在技術方面總是有可取之處的。我們的教育把我們洗腦洗成了只有是和非的價值觀,要麼就是大好,要麼就是大惡。所以,我們的感情要麼就是愛,要麼就是恨。沒有必要,社會是多元的,多維的,這需要我們要學會分開看問題。

對於李開複的微博,我認為:畢業去創業並不好。去學習創業也要看看是去哪裡?很多朋友都覺得畢業就算學完了,這就錯了。 大學畢業表示真正的學習才剛剛開始,我比較保守,我覺得走出學校,還需要5-10年的社會學習和積累。 我經歷告訴我,大多數人是浮燥的,急功近利的,好大喜功的,無論是投資人,創業者,還是打工者。真正踏踏實實學習和努力的人很少。 我想說是,不要被人兩三句話就說得激動萬分,不知道自己是誰了,你一開始沒有吃好的飯,你總有一天得回來吃的。

創業和事業 我上上周未和我一個朋友聊了一下他的創業的想法和經歷。他和我說他見到這個國外投資人曾投過 MySQL,當這個投資人聽到他的項目的時候,很驚訝,因為,投資人來中國聽到幾乎全部都是“業務型的專案”,而從他這裡第一次聽到“技術型的專案”。投資人非常感興趣,於是就聊了一會就決定投他的專案了。 我在想,如果我們假設有一天 MongoDB 的創始人在中國找投資人,對中國的投資人說,我有一個很 NB 的想法,我要做一個開源的非關聯式的資料庫,可以解決大規模資料量的快速水準擴展的問題,並可以為現在互聯網上的資料處理增加巨大的性能價值, 我不知道中國的投資人對這樣的專案會不會感興趣?我看懸。我這裡不是說“產品型的專案”不好,我只是想說,在一個浮燥的環境裡,幾乎沒人會關注這些“技術型的項目”。“業務型的項目”外表很華麗,更能打動人,可以讓人看到“錢途”,所以,也就沒人會關心那些可能改變世界的長期性的“技術型的專案”。 其實,創業就是開創事業。重點是事業,不是開個公司,也不是掙錢,公司和掙錢是你事業的副產品。 事業是我們的理想,是我們對自己人生價值的一種訴求。 我個人認為,只有上升上事業的層面上來,才能算得上是創業。如果你只是想開個公司,接兩個項目做做,掙點錢,我覺得那就是在浪費時間浪費生命,除非你是想以一種曲線的方式達到你的人生理想目標。你的公司至少應該要去改善或是顛覆點什麼,如果還有價值觀的輸出,那就更完美了。總之一句話,別把自己給賣了。 就算是在公司裡打工,也應該有這份理想主義。 我一直和我的團隊說——我們每一個人今天不愁找工作,外面也有很多東西在誘惑著我們。對於我們來說,我們今天在 Amazon 這個高速增漲並很踏實的公司裡,我們應該把在公司裡打工昇華到事業的層面上來。看看,Amazon 是怎麼一點一點地、扎扎實實地、有條不紊地、通過技術分析用戶和市場來改變世界的,想想自己在 Amazon 公司裡可以影響些什麼,可以領導些什麼,可以跟著 Amazon 去為這個世界改變些什麼。當你有這樣的心態和方式,積累到了,你就能去改變些什麼,那時,你要出去創業也就成了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看看今天如此浮燥的社會,我不知道人們怎麼了。中國的很多的創業公司好像都只是為了上市掙錢,而國外更多的公司是為了上市後能改變世界或顛覆傳統,這其中有多大的差距啊。每當看到中國有那麼多的 CopyCat(或叫 C2C),而國外有那麼多的創新,我實在無法為國人感到驕傲。他們甚至還為他們的抄襲找到很多理由,比如,有人說 Linux 抄 Unix 還不是抄,Windows […]

谷歌伺服器建設之謎

谷歌伺服器建設之謎 http://datacenter.doit.com.cn/article/2012/0711/7346295.shtml 資料中心頻道 作者:CSDN 責任編輯:趙航 穀歌為它的線上服務設計了資料中心內部供電的伺服器。通常情況下,它會建立在亞洲。 雖然很少有人意識到這一點,但穀歌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硬體製造商之一。 自2000年以來,穀歌已經設計了電腦伺服器,用來鞏固其線上服務帝國,包括穀歌搜索、Gmail和谷歌文檔,並自2005年以來,它還開發了連接這些伺服器的網路設備。 多年以來,穀歌一直非常低調的保持這一切,其表面的硬體設計工作,也許就是戰勝競爭對手最顯著的優勢。目前為止,其大部分的運作仍然是個謎,即使我們看到的也可能不是完全正確的。 十年前,谷歌開始聯合各廠商在臺灣和中國大陸建立自己的伺服器。穀歌的舉動是如此的成功,其他人緊隨其後,包括亞馬遜和Facebook。在某種程度上,穀歌將整個市場轉移到了亞洲。 但似乎現在該公司的生產經營延伸到了別處。 谷歌資料中心的全球網路負責人Urs Holzle指出,至少有一些公司的資料中心硬體在亞洲以外的地方製造。上周,在三藩市的谷歌年度開發者大會上,當我們問到有關該公司“設計其自己的伺服器並去亞洲製造它們”,Holzle表示了異議。“這並不完全正確,但我不能告訴你為什麼這不是真的”他說,“當然,其中有些是在亞洲生產的”。 他確認,公司在過去的12年一直在設計自己的伺服器,但並不是專門在亞洲生產。這是多麼令人困惑的承認,但它為網站巨頭如何運作提供了另一個視窗。通常情況下,網路巨頭將效仿谷歌,改造基礎設施來推動它們的線上服務。 Holzle拒絕提供有關穀歌製造習慣的其他資訊。他說,儘管公司願意分享一些有關其內部基礎設施的資訊,將一些技術推廣給其他的公司,成為迫使價格下降或鼓勵成為行業標準的一種方式,但穀歌仍將其核心業務視為一種競爭優勢。就像我們不知道穀歌在哪裡製造其最新的機器,不知道這些裝置是什麼樣子。 亞洲優勢 在今天的世界,當你正在構建足夠的硬體來支援穀歌的大概40個資料中心組成的全球性網路,你通常會與在臺灣或中國大陸的製造商合作。亞洲具有勞動力成本低廉的有事,亞洲製造商都在大量生產這種硬體所需的基礎設施。 當然,有些公司在美國和北美其他地區製造設備。但通常情況下,這些是公司的小規模操作。 更大的操作可能是在美國處理流程的一部分。例如,Facebook,有它在亞洲建立的伺服器,但它在矽谷的一家公司,仍使用裝入機架伺服器和插入網路設備的“整合”機器。但是,Holzle的言論似乎不僅僅是集成和組裝。 Holzle說,穀歌現在經營著自己的製造工廠。自己做這一切,可能會更有意義。穀歌已經看到這一問題,它的設計與內部工程師的裝置完全根據成形產品而來,如果它開始構建自身硬體,你也不用感到驚訝。 在其最新的股東大會上,穀歌首席財務官Patrick稱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硬體製造商之一”。 他說:“谷歌實際上是建立了一家工廠中的伺服器。因此,我們瞭解硬體,我們瞭解快閃記憶體,我們瞭解設備,我們瞭解供應鏈。所以,我們在硬體方面,是非常有競爭力的。”當時,大多數人認為他指的是設計協力廠商製造商的安裝程式,但也許他的話應該按字面上的含義理解。 Holzle似乎證實,谷歌完全是根據自身需求設計的機器。在這方面,它似乎與Facebook的運作有點不同,Facebook是與“原始設計製造商”攜手進行工作,或ODM根據其設計的機器進行生產。 不會是在美國 穀歌已經在美國製造出一些硬體,前幾天發佈了其新的Nexus Q音樂播放機,它也顯示,該設備是在一家離穀歌總部不遠的工廠裡生產的。就像矽谷創業公司、低功耗微伺服器廠商SeaMicro,該公司曾表示,它喜歡足夠接近,並可以輕鬆監控生產過程的工廠。不過,類似SeaMicro,這只是一個相對較小的運作,而建立一個音樂播放機的首次運行可能需要從世界上最大的資料中心網路購買數千台伺服器,這是非常不同的。 Joyent首席技術總監Jason Hoffman探討了伺服器到和其他設備遷移到亞洲的可能性,他相信穀歌不可能在美國建設其伺服器。他說,沒人會在美國建設那種東西。 但是,穀歌可能在與墨西哥甚至是東歐的的製造商合作。Charlie Barnhart & Associates分析師Eric Miscoll指出,一些亞洲ODM在墨西哥經營工廠,包括緯創,其為Facebook的ODM廠商之一。他說,大多數亞洲的大合約製造商在墨西哥都有分廠,包括富士康和偉創力。 Miscoll說,如果穀歌在墨西哥製造一些伺服器,這可能使它能容易安裝在北美的資料中心裡。 Urs Holzle的話可能只是說,穀歌在美國建立了小的原型機,便於密切關注,與此同時會在附近的工廠進行較大的生產,以降低成本。但Holzle顯然正在討論Google實際投入使用的資料中心中的機器。 他說,所有支援穀歌公共服務的伺服器都由公司進行設計,並在亞洲或其他地方進行製造。 穀歌是在哪裡製造的設備,你可以猜測,其他公司將密切關注其進展情況。傳聞是亞馬遜運行內部應用程式,旨在確定遷移公司內部的伺服器時產生的經濟效益。Facebook正在為它的資料中心遷移許多其他成套設備到它設計的流線型伺服器上。它不為別人建立他們自己的伺服器,但它的確讓別人感覺到它是最大的伺服器製造商。

大象急了也咬人:IT業大一統背後的“黑洞”

大象急了也咬人:IT業大一統背後的“黑洞” http://tech.qq.com/a/20120623/000029.htm 21世紀經濟報導 劉焱 當微軟發佈平板電腦Surface的時候,全世界都將其拿來與iPad對比,在平板電腦領域並不算太成功的Google也不忘它揶揄幾句。微軟也確實繼承了其Windows經常藍屏的缺點,在演示會上出現了死機現象,頗為出糗。 微軟正在成為大家主要的調侃對象之一,其實,微軟依然是全球盈利最強的IT企業之一,僅次於蘋果,高於IBM、Oracle、三星等新老巨頭。 但是,為什麼微軟會“淪落”到如此的地步?微軟在並不擅長、以前也儘量少涉及的硬體領域,為何要冒著得罪HP、Dell等夥伴,損害傳統的產業生態基礎下自己推出平板電腦呢?我們關注一些事情,那些隱藏在背後、Under The Surface的事。 軟硬體融合 千萬不要以為微軟是一時頭腦發燒,從擅長的軟體領域介入到硬體,也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在盲目模仿蘋果。蘋果不是神,只是神話,也不僅僅蘋果在走軟硬體融合之路,這已經成為IT行業早已經蔚為大觀的潮流。 最早引領這個潮流的其實並非蘋果,而是IBM。IBM自從1990年代初面臨生死抉擇之際,郭士納就讓IBM開始大船轉身,剝離那些技術含量較低的硬體,同時不斷增加軟體和服務的砝碼;此後,先是HP,再是Dell,都從純硬體公司向軟硬兼施的方向發展,並且都介入IT服務領域。它們之間的不同之處僅僅在於,HP和Dell沒有大刀闊斧的砍掉已經不太盈利的PC業務,並且在服務領域比較低端——HP收購康柏和EDS則是其最典型的敗筆,兩塊低毛利的成熟業務與IBM相比,形似神不似。 反過來說,很多軟體,甚至互聯網起家的公司也都在介入硬體。其中,最為典型的就是Oracle收購Sun等一系列公司。在Oracle收購了海量軟體公司——包括Siebel、PeopleSoft、MySQL等對手之後,“居然”介入硬體,一度引發各種詫異;但是,隨著Google收購MOTO的手機部門,亞馬遜推出Kindle,EMC收購VMWare之後,美國乃至全球的主流IT公司裡,只做軟體或只做硬體的公司越來越少——就算是Intel都收購了McAfee。 在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IT公司當中,只有三星、高通、SAP等寥寥數家還可以被看做是血統純正的硬體,或者軟體公司,就算是Facebook也有傳聞介入硬體。哪怕說國內很多互聯網廠商完全是跟風,畢竟也紛紛進入軟硬體融合的“圈子”。 其實,我們把視野再放大一些會看到,這種融合不僅僅限於IT的軟體和硬體,而是更大範圍的“資訊大融合”:電信和IT融合為核心的ICT融合,傳統軟體的互聯網化,電信廠商的互聯網化……。 背後的“黑洞” 沒有幾個國家會鋪設10張重疊的電網、重疊的鐵路、重疊的燃氣管道相互競爭,因為本質上是低效的、是巨大的浪費。資訊像物流、電、水和燃氣一樣,也具有某種共通的流動性,科技的進步一定會催促這個產業向著更高效率、更低成本不斷進化,進化的過程可能是跌宕起伏的,但是進化的結果卻並不難預測:大一統。 更加具體地來說,首先是某些具有共性的模組先行完成壟斷和准壟斷,比如微軟在PC的作業系統上形成了壟斷,Intel在PC的CPU領域形成了壟斷,Google在搜索領域趨近於壟斷,而Facebook則在社交領域完成了壟斷,高通、思科等在各自的領域內也是寡頭日強的局面……但是,當這些壟斷完成之後呢? 各大巨頭們永遠不眠不休,股東利益、技術進步和市場競爭共同促使它們尋求更大的市場,但是在各自的模組當中都已經達到了南極和北極的邊界,下一步就是入侵其它巨頭的領地,別無選擇。這種強勢的擴張一定會打破那些本來固若金湯的邊界! 於是乎,傳統的冷兵器戰爭跨界發展為核戰爭,巨頭之鬥、昏天黑地。試想,微軟如果不去做Surface,難道HP和Dell們就能保持住原有的一畝三分地嗎?如果HP和Dell不存在了,微軟所謂的傳統生態鏈又如何保持呢?微軟,其實是被逼的,大象急了也是要咬人的,要和獅子們鬥。所以,微軟的選擇不奇怪,而成敗不過是另一個故事了。 真正的問題在於,寥寥可數的巨頭之間的鬥爭,必然以數量的進一步縮減為代價,以全球數十家IT“主流巨頭”縮減為全球數家IT“超級巨頭”,剩下若干小廠商彌補若干細分市場。就像WP8瞄準的平板領域也好、手機領域也好,其實變革正在如此發生,諾基亞、索愛和LG們,正在走向歷史課本或者市場角落。 而這種數量的縮減,如同星系的“塌陷”,少數廠商成為吸納市場利潤的黑洞,比如蘋果、三星拿到全球99%的利潤,思科一家的利潤比愛立信、華為、諾西、阿朗和中興之和都多;而另一些則成為死寂的白矮星和漂浮的逃逸小行星……IT行業生於創新,死于創新。

OpenStack:是否會像Linux一樣締造傳奇?

OpenStack:是否會像Linux一樣締造傳奇? http://os.51cto.com/art/201206/342348.htm Oliver Rist infoworld.com

OpenStack是一個由Rackspace發起、全球開發者共同參與的開源項目,旨在打造易於部署、功能豐富且易於擴展的雲計算平臺。OpenStack企圖成為數據中心的操作系統,即雲操作系統。從項目發起之初,OpenStack就幾乎贏得了所有IT巨頭的關注,在各種OpenStack技術會議上人們激情澎湃,幾乎所有人都成為OpenStack的信徒。 OpenStack魅力非凡,它如同Linux一樣,旨在構建一個內核,所有的軟件廠商都圍繞著它進行工作。OpenStack有許多子項目,用於對雲計算平臺中的各種資源(如計算能力、存儲、網絡)提供敏捷管理。這些項目雖然剛剛起步,但卻雄心勃勃。另一方面,OpenStack也提供了對虛擬化技術的支援。

OpenStack的發展史 談到OpenStack最引人注目的創始人和傳播者,莫過於現在年僅32歲的Kemp,他是初創公司Nebula的CEO。Chris Kemp有一份耀眼的簡曆:Silicon Graphics系統工程師、Classmates.com首席架構師、在線購物公司Netran和在線旅行公司Escapia的創始人、美國宇航局Ames研究中心CTO。 當Kemp在美國宇航局Ames研究中心工作時,他意識到不斷采購超級計算機的方式並不好。為什麼不能採用Google的分散式計算呢?Kemp和一些富有眼光的開發者開始為美國宇航局構建私有雲計算平臺。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雲提供商Rackspace正在考慮構建一個開源的雲計算管理系統。 2010年初,在Kemp晉升為美國宇航局的首席技術官之後,美國宇航局開始和Rackspace合作,共同以Python語言實現他們的共同目標。 美國宇航局和Rackspace的合作最終孕育了OpenStack。許多子項目也被創立起來,Swift、Nova,還有用於虛擬化管理的Glance。Kemp所創建的Nebula就是OpenStack的參與者之一。 Kemp介紹了OpenStack的第五個版本OpenStack Essex,OpenStack Essex更加著眼於可用性、質量和擴展性,它為大家帶來了150多項新功能,包括新增的雲管理儀表板Horizon、身份管理服務Keystone等。Kemp還談到了許多正在醞釀中的新功能,如基於思科的網絡雲服務Quantum,Linux虛擬交換機OpenvSwitch。 Citrix的背棄 任何事物的發展都不會一帆風順,OpenStack也是如此。Citrix背棄OpenStack,轉而支持CloudStack的理由無非兩條:平臺之間的技術不相容,導致難以相應客戶需求;Rackspace缺乏開源項目管理經驗,不能掌控OpenStack的未來。 對Citrix而言,CloudStack也是一個基於Apache 2的開源項目,而且已經擁有一個穩固的用戶群。相比之下,OpenStack還有很長的路要走,Citrix選擇了前者。 OpenStack本身就是技術競爭的產物,Citrix的做法並無可厚非。而今,OpenStack到了另一個十字路口,OpenStack基金會將接管Rackspace經營和領導了多年的OpenStack社區。福兮禍兮? OpenStack現狀 Ubuntu的創始人Mark Shuttleworth曾經做過一次有關OpenStack的演講。他利用Ubuntu Juju項目啟動了一個OpenStack遠程安裝進程,當演講接近完備的時候,不過30分鐘之後,一個私有雲的部署完成了,令人驚歎! Kemp創建的Nebula及其合作夥伴美國宇航局,都在致力於簡化OpenStack部署的複雜度。甚至於,他們使用一個U盤在10分鐘之內即可部署OpenStack! 盡管如此,對於普通人而言,OpenStack依然難以掌控。除非選擇使用現成的OpenStack企業級解決方案,如Piston Cloud或Nebula,否則,我們只好寫代碼了。 誰真正能夠掌控OpenStack,並從中獲益呢?Rackspace是毫無疑問的。Rackspace借助OpenStack提供公有雲服務,並最終取代了此前的IaaS平臺。 迄今為止,惠普是OpenStack最大的用戶,惠普有能力為客戶穩健運行OpenStack。惠普雲的IaaS服務構建於OpenStack基礎之上,為客戶提供對象存儲、身份驗證等功能。 惠普雲並不僅僅包含OpenStack一種雲計算技術,其它技術還有像MySQL、分散式計算,以及VMware Cloud Foundry等等。Kemp也說,沒有人純粹使用OpenStack,即便是在Nebula,OpenStack也不過是我們所使用的50種技術之一。 OpenStack諮詢師,曾部署過25個OpenStack項目的Mirantis說,OpenStack的真正意義在於,它創造了一個框架標准和API,用戶可以以此為基礎構建雲計算解決方案。 OpenStack的未來 十年之間,Linux操作系統從一個玩具成長成為一個堅實的服務器操作系統。兩年之間,OpenStack在雲計算領域掀起了狂瀾。不知未來,OpenStack是否會像Linux一樣締造傳奇? 原文鏈接:Is OpenStack the new Linu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