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5935214489160196"
data-ad-slot="8007533899">

History of Android OS from its first launch to Jelly Bean Last Update

http://www.mobilefun.pk/mobile-phone-news/history-of-android-os-from-its-first-launch-to-jelly-bean-last-update_139.html As we all know that in smartphones and tablets, Android and iOS are two widely used operating systems all over the world. Both of th operating systems are famous for their own specific features and security measures. If we compare both operating systems on the basis of users, than we see that iOS is […]

透明智慧手機離我們有多遠?

透明智慧手機離我們有多遠? http://tech.qq.com/a/20130216/000040.htm 騰訊科技 清雨 [導讀]臺灣寶創科技正努力讓透明手機變成現實,並已經開始向原始設備製造商銷售透明的多點觸控顯示幕。 騰訊科技訊(清雨)北京時間2月1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 少數派報告 》和《鋼鐵俠2》兩部科幻電影點燃了人們對未來透明手機的夢想,然而透明手機到底離我們有多遠? 10年過去了,人們仍然沒有看到答案。2009年,索愛推出的半透明手機Xperia Pureness市場反應平平,隨後的一些概念設計也未能引起人們的興趣。 現在,臺灣寶創科技正努力讓透明手機變成現實,並已經開始向原始設備製造商銷售透明的多點觸控顯示幕。正如Mobile Geeks網站報導,寶創透明手機原型機的關鍵之處是其所謂的“調光玻璃”( Switchable Glass)技術——利用液晶分子顯示圖像的導電OLED。當手機關機時,這些分子會形成一種白色雲狀的合成物,一旦(通過透明導線)被電流啟動,這些分子就會重新排列形成文本、圖示及其他圖像。

新功能放大觀看 當前,這種手機仍無法達到完全透明。最顯眼的組件是插在手機左下方的SD卡及旁邊的SIM卡。此外,麥克風、攝像頭和電池也能看到。寶創計畫一旦投產透明手機,將使用一塊較暗的玻璃罩隱藏這些元件。最終的透明手機成品將配備雙面多點觸控顯示幕(正面和背面),提高新的針對作業系統和使用者介面設計的可能性。 就這點來說,顯示幕仍需大力開發。寶創的透明手機原型機沒有安裝軟體和作業系統,很難展示其實際可用性。寶創總經理山姆•餘(Sam Yu)在接受The Verge網站採訪時承認,公司仍在努力集成體積更小、更不顯眼的鋰電池。寶創一直在開發透明鋰離子技術,不過,目前寶創的透明手機原型機仍採用兩塊體積小、很顯眼的電池。 目前尚不清楚,寶創是否會很快投產這種透明手機。不過,山姆•餘對此似乎信心十足。上周,他表示:“2013年底左右透明手機就會問世。相信我!”之後,他還表示,寶創已與美國、歐洲、日本和韓國的一些主要智慧手機製造商展開了正式討論。 現在的問題是,市場對這種透明手機的接受程度到底如何。三星、LG以及其他一些公司多年來一直在推廣更大尺寸的透明顯示幕,卻沒有致力體積更小設備適用的這種顯示幕。 在更小螢幕上採用這項技術的最大障礙是物理限制。日本鐘錶製造商Tokyoflash最近在其Kisai Spider腕表上採用了透明LCD,但是面臨了在如此小空間內整合硬體元件的一些困難。Tokyoflash行銷經理保羅•庫珀(Paul Cooper)表示:“在腕表上採用透明顯示幕的最大挑戰是你必須在其他一些地方安裝電池(通常是安裝在LCD面板後),我想其他可穿戴技術設備也面臨如此挑戰。”他還指出,透明顯示幕技術會為廣告商帶來更多明顯優勢,作為互動廚窗展示也具有同樣的好處。 當然,寶創擁有許多資源來開發這項技術,目前還不清楚僅僅是透明能否吸引消費者。除採用雙屏設計外(一些老款和新款手機已經採用了這種設計),寶創的透明手機原型機似乎並沒有提供其他明顯不同的功能,雖然該手機原型機的外形可能很吸引人(寶創稱其手機比iPhone 5薄),然而業內分析人士認為,寶創透明手機原型機或其他任何透明設備的成功與否最終將取決於其顯示幕能否提供遠不止新奇的價值。 市場研究公司Current Analysis的研究主管阿維•格林加特(Avi Greengart)表示:“顯示幕的顯示品質最為重要。如果顯示品質無法與現有最好的AMOLED和LCD顯示幕相比擬,那麼使用這種透明顯示幕的手機將不會因其新奇而暢銷。” 寶創似乎在努力把其技術變成市場主流技術,並重點向其他尺寸的設備拓展。山姆•餘表示,寶創計畫在未來兩周內發佈一款透明的平板電腦原型機。 [責任編輯:xiuqianzong]

那一年,我們看不起郭台銘

http://blog.chinatimes.com/karl6406/archive/2012/03/01/1981515.html by 黃創夏 前言:人生不怕看走眼,而是要找看對眼的路,眼光多看十年,預想未來趨勢,不要追隨當紅,然後,就堅定的走下去。 ===【一聲笑】=== 利用空檔整理房子,突然翻到一張泛黃的紙片,那是二十幾年前,助教發下來的通知單。

那一年,我們竟然看不起郭台銘‧‧‧

二十多年前還就讀台灣大學機械研究所時,系上舉辦了許多場研討會,有一次,請來了當時仍名不經傳的鴻海老板郭台銘。

連接器?電腦的周邊零組件罷了,那是什麼低階技能啊!郭台銘,只有海專學歷能教台大學生?黑手出身到工專去演講比較貼切吧‧‧‧

那一年,我們竟看不起郭台銘,郭台銘曾經在第一次被請來系上演講,偌大講堂不過十來人,過半還是師長。實在太失禮,系上第二次請郭台銘再來時,所長發下通牒,要求所有研究生都要到,所長要點名。

如果真有料,還需要點名嗎?同學們個個心裡嘀咕。恰好對比的是,在郭台銘來台大演講之前,系上也安排了當時有「台灣之光」稱譽之「台中精機」來演講,來的只是副總不是老板,講堂卻爆滿。

物換星移,台中精機這家台灣老字號製造業代表,在二○○○年三月被法院裁定重整,這十年正積極重整旗鼓,郭台銘卻已打造了鴻海帝國。

苦笑不已,打電話給當年同實驗室的師兄H,他大笑說:「那一年,我們都看不起郭台銘,我們真是看走了眼啦!」

看走眼的事何止一樁,也是二十多年前在新竹清華大學校園,深夜,已從博士班畢業的學長C淒苦地站在宿舍門口,隔日,他就要去當時根本沒人知道的「××電子」報到上班了。

竹葉青一杯接著一杯,C大嘆對不起父母,畢業後,他投履歷到大同、唐榮,甚至是中油與台電,都吃了閉門羹,學歷太高了,當時不太敢用博士的台灣製造業,都說小廟養不了大神,只有一家剛剛起步的「××電子」錄用了他。

電子?在那個時候的台灣,電子是「增你智」、「RCA」或是仿冒日本電動玩具的低階工業代名詞,出現的都是女工畫面。滿腹經綸竟要和「女工」同列?C學長苦不堪言,大醉。

第二天,我們扛著半醉不醒的C,送他到新竹科學園區去報到。

真是看走眼了,如今,C學長已是副廠長層級的電子新貴,在許多學子擠都擠不進去的職場天堂大展長才。

真是看走眼了,想到往事就苦笑。

當年,全班五十幾位來自台灣各頂級高中的學子,看上了台灣第一個自製風洞的清華大學動力機械系,四年讀書,過半以上同學都走熱流組,學航太,大夥兒滿腦子想的都是成為未來的「萊特兄弟」或是「台海的錢學森」,雄心壯志想要成為台灣的「航天新父」。

畢業的那一年,台灣卻宣布放棄了航太工業,學無所用,我們這一班個個自謀出路,讀書覓教職的有之、拉保險的有之、回到小鎮的有之、改行搞建築的有之、也有最不成材的我改行當記者。

那一年,還是心高氣傲的學子時,總是看走了眼,人生真是無法盡如規畫。

苦笑中,又瞥見一本泛黃的筆記本,那是當年在台大聽研討會專用筆記本,一打開,是台大機械系最有成就學長,前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校長田長霖返校時演講的筆記。

「人生不怕看走眼,而是要找看對眼的路,眼光多看十年,預想未來趨勢,不要追隨當紅,然後,就堅定的走下去。」

田長霖負笈西行到美國後,當時正是美國與前蘇聯太空爭霸時代,田長霖憶起幾乎所有同學都投入了最熱門的航天科技,只有田長霖自認競爭者太多,難以出類拔萃,他選擇當年冷僻的「熱幅射」當專長。

前二、三十年,那些學航太的同學個個頭角崢嶸,田長霖永遠都只是邊邊角角的冷門學者。沒想到登月計畫終止了,挑戰者太空梭大爆炸讓美國航太研究重挫。當能源科學與電子科學方興未艾時,田長霖的熱幅射躍登龍門,還成了華人擔任美國名校校長的第一人。

「人生不怕看走眼,而是要找看對眼的路,眼光多看十年,預想未來趨勢,不要追隨當紅,然後,就堅定的走下去。」

那一年,我們竟看不起郭台銘,二十幾年後滄桑,終於聽懂了田長霖的教誨深意。

回首往事,百感交集,謹以此文,和正要更上層樓,不斷創下報考歷史新高記錄的一碩士班、博士班考生分享。

股民血本無歸 誰殺了太陽能?

股民血本無歸 誰殺了太陽能?

資料來源:今周刊 http://www.businesstoday.com.tw

/撰文/楊卓翰、賴筱凡

曾經,有一群人懷抱著夢想,石油耗盡、氣候變遷考驗人類存亡,他們做的太陽能電池將能拯救世界。如今,這個夢,碎了。當太陽能從明星產業變慘業,連台積電都棄守茂迪,台灣太陽能產業為何六年燒光上千億元?一個太陽能廠前財務長的控訴,揭開台灣太陽能廠不能說的祕密。

台南工業區裡,一家太陽能公司的作業員拿著掃把掃地。他照常輪班,工廠裡的機械卻沒在運轉。「最近這一個月,生產線關了一半。」這名年輕的作業員說,他所屬的公司專門生產太陽能多晶矽電池,成立於二○一○年──那是太陽能產業輝煌的年代,公司訂單接不完,產能二十四小時滿載。

半年虧掉近一八五億元 如今開始募資償還銀行債務

但現在,產能利用率不到五成、作業員打雜。「我們公司算不錯了,還能領薪水。有些公司已經叫員工……『先休假』。」他不敢說「無薪假」,深怕這三個字太過精準地描繪出這個產業的慘況。

畫面轉到台積電內部,上半年來台積電為了是否繼續投資太陽能,已經討論了好多回,「原本傳出要收掉的是(台積太陽能公司董事長)蔡力行在做的薄膜太陽能,誰知最後是在多晶矽收手,棄守茂迪。」業內人士不諱言,太陽能產業的慘況,連台積電也搖頭。

你一定很疑惑,格陵蘭島的冰山快速融化,海平面不斷上升,上周石油價格每桶突破一一○美元,地球的能源正在耗盡,我們需要太陽能啊!是的,我們需要太陽能,一種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替代能源;即使如此,我們的太陽能產業卻半數面臨嚴重虧損,光是今年上半年,二十九家上市櫃太陽能廠就虧掉近一八五億元,只有三家賺錢。

這個數字看起來不夠驚人,畢竟比起DRAM、面板廠單季動輒虧損百億元,太陽能產業半年賠掉一八五億元,顯然是小巫見大巫。

然而,整個產業大幅虧損下,今年太陽能廠居然還要大舉募資,規模超過一三○億元,幾乎是上半年賠掉多少,就再跟股東要多少錢。過去六年,太陽能廠從台灣資本市場募走了二二○○億元,然而,這些錢泰半燒光,債務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打著償還銀行債務的名義,益通、旺能、昇陽科、中美晶……等,一隻隻籌資求現的手,又伸向了資本市場。

這樣的劇情似乎有些熟悉,我們就從一位身價數十億元的食品公司董事長故事說起。

第一幕:印鈔吧,太陽能!

手裡握著白板筆,他振筆疾書,不停地在白板上寫下這些運算數字:「一般每度電生產成本十二元,我們如果用一條龍的方式,拿到便宜的太陽能板、組裝成模組,再出貨給電廠,每度電的生產成本可以壓到六元,扣掉管銷,毛利率應該還有四成……。」他是一家食品公司的董事長,身價數十億元。去年第一季的這一刻,他認真計算的不是賣出一個水餃可以賺多少錢,而是把錢投資於太陽能產業個股,比他賣水餃、做食品更賺。

問他為什麼想投資太陽能?他一臉理所當然,「你看日本核災多嚴重,日本、德國都在關閉核電廠,現在投資太陽能,機會很好。」他胸有成竹,其來有自,因為這套說詞,是一個上櫃太陽能廠董事長向他做的簡報內容。

這個景象,看在一位太陽能廠前財務長眼中,他搖了搖頭,露出一抹笑容,「這就是我們一貫的說詞:每天太陽都會升起,但石油有朝一日會用完,油價這麼高,投資太陽能怎麼會錯!」是啊,食品公司董事長也是這麼對我們轉述,儼然在傳誦真理般。

對照現今太陽能產業的慘況,顯然這位食品公司董事長錯得徹底,就在他投資太陽能的一年後,股價腰斬再腰斬,成天掛在嘴邊的太陽能投資經,我們再也沒聽他提起了。

「這就是台灣太陽能產業的問題,短視近利。」曾經,這位前財務長看著太陽能廠坐擁千元股價,股王光環彷彿是一種興奮劑,讓整個太陽能產業的人都輕飄飄,「做太陽能太簡單了,籌到錢、機器買進來,設備廠自然會把技術教給你,機台投入生產,鈔票就這麼開始印了。」

一切看起來很簡單,他進一步解釋,太陽能電池的製程和半導體很像,但難度只有半導體的十分之一,技術都握在設備廠手上,比起蓋一座晶圓廠要三百億元,「蓋好一座太陽能電池廠,包括設備,只需要三億至五億元,三個月就可以開始生產。」對比晶圓廠、面板廠的巨額投資,蓋一座太陽能廠,輕鬆愜意。

「因為(進入門檻)簡單嘛,上、下游沒有人想去碰,包括我自己也是一樣……,我們只是在這個供應鏈找一個位置卡位。」華宇光能董事長李森田很坦白,但他不是唯一這麼想的老闆,而是整個台灣太陽能廠業者都難脫這種思惟。

蓋廠門檻低、快速量產,造就台灣太陽能廠畸形產業結構,一堆人搶著做競爭最激烈的電池模組製造與代工;然而,毛利高、技術難的上游原料與下游系統整合的品牌,卻沒人碰。

第二幕:研發就是擴產、擴產、再擴產

會議室裡,一家太陽能廠董事長正嚴厲地喝斥著採購人員,「不要告訴我缺料,缺料就想辦法去找料,與原料供應商簽長約,三年、五年都可以!」

他之所以這麼急,因為二○一○年市況最好的時候,太陽能電池原料多晶矽的價格,在短短時間之內翻漲逾倍,景氣大好,他必須要趕快買原料,才能投入太陽能電池生產。

這一幕,活生生地在台灣多數太陽能廠裡上演,「這不只發生在我們公司,而是所有的太陽能廠都在想盡辦法簽長約。」某相關業者內部人員回憶當時的「非理性購料」盛況。

於是,太陽能廠鞏固料源、簽訂長約的新聞,如雪片般飛來,「簽了長約的隔天,消息見報,股價就拉兩根漲停板,老闆們就能多爽兩天。」一位業界人士傳神地描繪著太陽能廠公司內部的怪象:研發工程師們忙著在看股價,他們緊盯電腦螢幕,看的不是生產良率,而是手上技術股的股價報酬率。

「你會覺得很好笑,我們寫在財報上的那些研發費用,全部都拿來擴產,真的用來研發技術的,一塊錢都沒有!」這是一位太陽能大廠前財務長的說法;這句話,就像利劍般,血淋淋地刺在當前太陽能產業全線崩潰的事實上。

在太陽能產業裡,每個老闆都在思索,如何用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生產最多的電池,有料、有產能,就有錢賺,昱晶就是最好的例子。○五年成立,兩年後登錄興櫃,股價暴衝至四○二元,靠的就是「拿料換獲利」。 在這位太陽能廠前財務長的口中,太陽能產業裡,「有料、有獲利、就有漲停板」幾乎是致勝鐵律。「所以,每個人想的是如何quick rich(快速致富),誰在乎技術研發,根本沒有人在做這件事。」

然而,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一齣太陽能供料長約惡夢的悲劇,才要接著上檔。

一○年,太陽能多晶矽價格出現反彈,太陽能廠紛紛搶料,「光是新日光一年內就簽了八張長約。」一名業內人士說。搶簽長約固料的狀況,從各家財報的預付貨款就能略見端倪。當年,新日光帳上預付貨款就提列了三.四一億元。

若以當時多晶矽價格每公斤八十美元為簽訂基準,每年價格遞減二○%,換算下來,今年新日光取得多晶矽價格每公斤約五十美元。「可是,你看看現貨市場上,一公斤多晶矽才多少錢?是二十美元耶,笨蛋都知道要從現貨市場上買才便宜。」前財務長說,長約夢魘開始如影隨形,逼得各家太陽能廠喘不過氣來。

因為,為了能夠穩定取得原料,太陽能廠在簽訂長約時,多半需要預付貨款,再依拿料數量,退還貨款。「所以,如果你不執行合約,等同違約,預付貨款的錢就拿不回來,但現貨市場一公斤才賣二十美元,你的成本卻要五十美元,每拿一公斤就現虧三十美元。」太陽能廠的老闆們陷入了進退兩難的窘境。

「現在很多廠商寧可毀約、或是壓著不進貨,否則根本無法承受成本壓力。」工研院太陽光電分析師王孟杰說。進貨,代表必須認列巨額的損失;不進貨,就要支付數億元的違約金,「現在台廠正為當初不合理的長約付出代價。」

第三幕:價格血流成河,但大陸還在生產

大陸新疆的邊境,一望無盡的黃土上,樹立起了一片片的太陽能板,除了突兀,很難找出其他形容詞,但這就是現實。「大陸十二五規畫裡,新疆是重要的示範區,一五年之前,新疆太陽能發電總裝機容量要超過兩千兆瓦。」業內人士說,這個數字有多可觀,台北一○一大樓一整天的用電量也不過一五○兆瓦,而新疆一小時的發電量,就能讓台北一○一大樓用兩周,而且從原料到系統,都是中國供應鏈。

中國,成了台灣太陽能業者的新惡夢,中美矽晶董事蔡文惠說。

「大陸業者什麼都不會,最會的,就是跟你殺價!」蔡文惠的話,一點也不誇張,大陸太陽能電池的產能從零開始,從○八年至今,成長超過四倍,全球有六成產能都在大陸手上,影響力超乎想像。

反之,台灣太陽能電池的全球市占率,卻從○八年的一五%滑落到去年的九%。市場,正逐漸被大陸瓜分掉;價格,也從○八年的每瓦四.七美元,落到現在的二.五美元。

為什麼台灣有雄厚的半導體技術背景,卻還打不過中國?業者指出,雖然台灣生產的電池良率較好,但轉換效率也只比中國高出○.二%個百分點,無法做出差異化。「以前,我們的半導體、面板技術大幅領先,可是,在太陽能這一關,我們與大陸站在相同的起跑線上。」太陽能廠的前財務長說。

下游的客戶,自然選擇價格較低的中國電池。「這次美國告中國廠商反傾銷,就代表一件事:中國根本不怕削價競爭。」多次與中國廠商交手的蔡文惠發現,大陸業者殺價的祕密在於,從中央到地方,都有大陸政府背後撐腰。

「中國的成本並不比台灣低多少,但是它們出口可以享有一七%的退稅優惠。也就是說,就算它們賣一塊賠一塊,還可以賺七毛!」蔡文惠說。「這樣要我們怎麼與它們競爭?」地方政府資金的挹注,讓大陸太陽能廠能挑起台灣中小企業無力進行的大案子。「大陸現在蓋的太陽能電廠,造價都要三十億美元(約一千億新台幣)左右,台廠連虧損都沒辦法打平,這種大型的系統建設根本不用想。」

至於品牌系統整合,正是太陽能食物鏈的最頂端。如同蘋果供應鏈中游只能分到微小的毛利,西門子、奇異公司這樣的太陽能系統品牌,才是整條產業鏈真正的獲利贏家。而專注在中游製造的台廠,空有一堆產能,最後,還得靠大陸系統商當出海口。

第四幕:歐債難解,斷了太陽能補貼奶水

同一時間,場景移到了歐洲,這裡是全球太陽能最大的市場,劇變正在發生。

歐債危機遲遲難解,義大利及西班牙政府沒錢了,但諷刺的是,它們卻是太陽能產業裡的大買主;捉襟見肘的財政,讓義大利與西班牙的太陽能補貼一砍再砍,今年以來,太陽能補貼已經砍了三成。而全球最大的太陽能市場德國,也因為太陽能裝設量已超過預期,開始降低饋網電價,減少民間的太陽能產品需求(編按:饋網電價,是德國為鼓勵太陽能發展,以相對高價收購太陽能電力,提高民眾安裝的意願)。

供給面不斷衝產能、需求面卻一邊砍補助,全世界的太陽能供需,就像失去控制的車子,急速失衡。根據國際組織Solarbuzz的報告,今年全球太陽能電池的產能將多出一.四萬個百萬瓦(MW),幾乎是台灣年產量的兩倍。

雖然台灣政府努力想擴充內需市場,但開出的計畫對台灣龐大的產能僅是九牛一毛。經濟部推動台灣市場的「陽光屋頂百萬座」計畫預計在一六年裝設六三○百萬瓦的太陽能板,這個數量,台灣太陽能廠一個月的產能,就能填滿。而政府的終極計畫,是在十八年後讓太陽能安裝量達三千百萬瓦,這僅是所有台灣太陽能廠五個月的產能。

也難怪,這位太陽能廠前財務長判斷,台灣太陽能最糟的情況還沒有來。「現在台灣廠商只能先丟存貨,拚現金、撐下去。」

但這樣的遊戲能夠玩多久?「很快!雖然台灣太陽能廠的財務狀況比大陸廠好,但負債比逐漸攀高,銀行要借錢給太陽能廠,都得再三考慮。」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看到雖然集中市場裡的太陽能廠,虧損一個比一個嚴重,增資金額卻一個比一個大。

「這個產業沒有長期投資、以及穩定的資金平台,一定會死掉。」李森田投入太陽能產業後沉潛多年,最後終於認清事實,「如果台廠不再改變代工、炒短線的思惟,太陽能會變得與DRAM一樣慘!」因此,他將華宇光能轉型成電廠系統商,專攻大型的聚光型太陽能電廠系統。負債投資多年後,最近終於做出成績,除了在中國、歐洲陸續接到案子,近日他也完成在台灣的第一座電廠。

[…]

一年虧損615億的方法

by 宅宅的一萬個為什麼

http://howtobeaotaku.blogspot.tw/2012/06/615.html

寫得很精采..麻煩大家自己點過去看吧..:)

印度前十大手機供應商出爐 諾基亞三星領先

印度前十大手機供應商出爐 諾基亞三星領先 http://tech.huanqiu.com/Comm/2012-07/2900032.html C114中國通信網 印度前十大手機供應商最新排名(資料來源:2012年Voice&Data 100 調查)   北京時間7月10日下午消息(艾斯)根據國外媒體報導,2011-12財年,印度移動手機市場收入下降了5%,從上一財年的3303.1億盧比跌至3121.5億盧比。以收入份額計,印度前五大手機公司為:諾基亞、三星、Micromax、RIM和Karbonn。   銷售的下降是由於功能手機的銷量下降,以及較低的平均銷售價值造成。   印度本土手機製造商Barring Karbonn和Lava,無一可應對激烈的競爭。他們的主營業務——功能手機出現負增長,而許多公司的入門級智慧手機則出現邊際增長。   儘管較之上一財年的收入下降了8%,諾基亞在2011-12財年依然以1192.5億盧比的收入,佔據印度手機市場的最大份額。這家芬蘭公司在智慧手機和多媒體領域,正逐漸被三星、HTC和蘋果以及其他公司侵蝕其份額。2011-12財年,諾基亞佔據印度移動手機市場38.2%的份額。   三星的收入增長了38%,至789.1億盧比,其市場份額為25.3%。   Micromax的收入為197.8億盧比,其市場份額為6.3%。   黑莓手機製造商RIM的收入下滑了25%,至146億盧比,市場份額為4.7%。   Karbonn的收入增長了32%,至132.7億盧比,以4.3%的市場份額成為印度手機市場第五大供應商。   此外,HTC則成為收入增長最高的一家廠商。2011-12財年HTC在印度市場的收入超過翻番,從45億盧比增至92.3億盧比,佔據印度手機市場3%的份額。   該市場其他重要的廠商包括:Spice電訊(79億盧比)、LG(78億盧比)、華為(75億盧比)和G’Five(67億盧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