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5935214489160196"
data-ad-slot="8007533899">

從LLVM談 Portable Native Client Software Fault Isolation技術

從LLVM談 Portable Native Client Software Fault Isolation技術

by loda

hlchou@mail2000.com.tw

有次在閱讀文章時,看到這段話 「不,知識是有限的,只有愚蠢才是無限的。」by  叔本華(十九世紀 德國哲學家),當下會心一笑,也覺得若我們認為自己無所不知,那可能就正好落入愚蠢的陷阱了…:^o^

會對SFI技術有興趣的主因在於,過去所認為的安全機制確保,不外乎就是透過User/Kernel Mode基於處理器的機制,把UnTrust Code的部分區隔出來,或像是透過Virtualization技術,以虛擬機環境實現同樣的目的.然而在接觸到LLVM與Google的Native Client技術後,才發現其實這條路上還有很多種可能,如果不是參考到這些作法,自己並不知道原來還可以有這樣的方案誕生. 也因此希望可以把這技術推廣給更多人知道,若能對各位有些許幫助,該當是最棒的事情了.

Google在瀏覽器上推廣Native Client技術,希望藉此讓Browser應用可以達到Native應用程式的效能.而Native Client之所以可以達到這樣的目標,正是因為他可以讓Browser執行Native Code,但若僅僅如此,那層出不窮的安全問題,將成為這方案最大的罩門.也因此,SFI技術成為Google在瀏覽器上運行Native Code的安全防護機制,透過Inner/Outer Sandbox機制,讓在瀏覽器中運行的Native應用程式雖然可以直接以處理器指令運行程式,但卻被限制在Google Sandbox所預設的行為範疇中.

既然SFI解決了Native Client亟需的安全問題,另一個能讓Native Client普及的利器就是LLVM,沒有LLVM之前的Native Client只能在x86 32/64bits環境下執行,對於目前以ARM為主的手持裝置來說,無疑就有推廣上的困難,也因此Google將LLVM的跨平台特性與Native Client進行結合,發展了名為Portable Native Client的新技術,讓基於LLVM所開發的BitCode可以透過瀏覽器下載到不同的平台上,再藉由PNaCl Translate技術,把BitCode根據不同平台的差異轉為適應於該平台的Native Code,並藉由原本的Native Client SFI 技術,確保既有跨平台的特性,又兼顧潛在的安全問題.

目前的Portable Native Client 可支援 ARM ,x86 32/64bits平台,藉此可橫跨一般的電腦與智慧型手機的應用.

參考下圖所示,除了Native […]

HP大中華區總裁 / 孫振耀 退休感言

HP大中華區總裁 / 孫振耀 退休感言 http://blog.klgsh.kl.edu.tw/lifetype12/post/5/1057

HP大中華區總裁 / 孫振耀 退休感言 如果有機會看見了這篇文章,而沒有認真讀完它,那麼絕對會是你的一筆很大的損失!關於人生的思考的文章我看過不少,但像這篇文章那樣能真真切切的說出自己的肺腑之言的確實不多。我想最有價值的交流不在於談話的內容本身,而在於交流者對於內容的思考。內容是不變的,而思想卻會閃光!我們最難遇見的也就是這種閃光的東西……

一、關於工作與生活      我有個有趣的觀察,外企公司多的是25-35歲的白領,40歲以上的員工很少,二三十歲的外企員工是意氣風發的,但外企公司40歲附近的經理人是很尷尬的。我見過的40歲附近的外企經理人大多在一直跳槽,最後大多跳到民企,比方說,唐駿。外企員工的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公司的成功,並非個人的成功,西門子的確比國美大,但並不代表西門子中國經理比國美的老闆強,甚至可以說差得很遠。而進外企的人往往並不能很早理解這一點,把自己的成功90%歸功於自己的能力,實際上,外企公司隨便換個中國區總經理並不會給業績帶來什麼了不起的影響。好了問題來了,當這些經理人40多歲了,他們的薪資要求變得很高,而他們的才能其實又不是那麼出眾,作為外企公司的老闆,你會怎麼選擇?有的是只要不高薪水的,要出位的精明強幹精力沖沛的年輕人,有的是,為什麼還要用你?      從上面這個例子,其實可以看到我們的工作軌跡,二三十歲的時候,生活的壓力還比較小,身體還比較好,上面的父母身體還好,下面又沒有孩子,不用還房貸,也沒有孩子要上大學,當個外企小白領還是很光鮮的,掙得不多也夠花了。但是人終歸要結婚生子,終歸會老,到了40歲,父母老了,要看病要吃藥,要有人看護,自己要還房貸,要過基本體面的生活,要養小孩……那個時候需要掙多少錢才夠花才重要。所以,看待工作,眼光要放遠一點,一時的誰高誰低並不能說明什麼。      從這個角度上來說,我不太贊成過於關注第一份工作的薪水,更沒有必要攀比第一份工作的薪水,這在剛剛出校園的學生中間是很常見的。正常人大概要工作 35年,這好比是一場馬拉松比賽,和真正的馬拉松比賽不同的是,這次比賽沒有職業選手,每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要知到,有很多人甚至堅持不到終點,大多數人最後是走到終點的,只有少數人是跑過終點的,因此在剛開始的時候,去搶領先的位置並沒有太大的意義。剛進社會的時候如果進500強公司,大概能拿到3k -6k/月的工資,有些特別技術的人才可能可以到8k/月,可問題是,5年以後拿多少?估計5k-10k了不起了。起點雖然高,但增幅有限,而且,後面的年輕人追趕的壓力越來越大。      我前兩天問我的一個銷售,你會的這些東西一個新人2年就都學會了,但新人所要求的薪水卻只是你的一半,到時候,你怎麼辦?   職業生涯就像一場體育比賽,有初賽、復賽、決賽。初賽的時候大家都剛剛進社會,大多數都是實力一般的人,這時候努力一點認真一點很快就能讓人脫穎而出,於是有的人二十多歲做了經理,有的人遲些也終於贏得了初賽,三十多歲成了經理。然後是復賽,能參加復賽的都是贏得初賽的,每個人都有些能耐,在聰明才智上都不成問題,這個時候再想要勝出就不那麼容易了,單靠一點點努力和認真還不夠,要有很強的堅忍精神,要懂得靠團隊的力量,要懂得收服人心,要有長遠的眼光……   看上去贏得復賽並不容易,但,還不是那麼難。因為這個世界的規律就是給人一點成功的同時、讓人驕傲自滿,剛剛贏得初賽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贏得的僅僅是初賽,有了一點小小的成績大多數人都會驕傲自滿起來,認為自己已經懂得了全部,不需要再努力再學習了,他們會認為之所以不能再進一步已經不是自己的原因了。雖然他們仍然不好對付,但是他們沒有耐性,沒有容人的度量,更沒有清晰長遠的目光。就像一隻憤怒的鬥牛,雖然猛烈,最終是會敗的,而贏得復賽的人則象鬥牛士一樣,不急不躁,跟隨著自己的節拍,慢慢耗盡對手的耐心和體力。贏得了復賽以後,大約已經是一位很了不起的職業經理人了,當上了中小公司的總經理,大公司的副總經理,主管著每年幾千萬乃至幾億的生意。      最終的決賽來了,說實話我自己都還沒有贏得決賽,因此對於決賽的決勝因素也只能憑自己的猜測而已,這個時候的輸贏或許就像武俠小說�寫得那樣,大家都是高手,只能等待對方犯錯了,要想輕易擊敗對手是不可能的,除了使上渾身解數,還需要一點運氣和時間。世界的規律依然發揮著作用,贏得復賽的人已經不只是驕傲自滿了,他們往往剛愎自用,聽不進去別人的話,有些人的脾氣變得暴躁,心情變得浮躁,身體變得糟糕,他們最大的敵人就是他們自己,在決賽中要做的只是不被自己擊敗,等著別人被自己擊敗。這和體育比賽是一樣的,最後高手之間的比賽,就看誰失誤少誰就贏得了決賽。

二、 根源   你工作快樂麼?你的工作好麼?   有沒有覺得幹了一段時間以後工作很不開心?有沒有覺得自己入錯了行?有沒有覺得自己沒有得到應有的待遇?有沒有覺得工作像一團亂麻每天上班都是一種痛苦?有沒有很想換個工作?有沒有覺得其實現在的公司並沒有當初想像得那麼好?有沒有覺得這份工作是當初因為生存壓力而找的,實在不適合自己?你從工作中得到你想要得到的了麼?你每天開心麼?   天涯上憤怒的人很多,你有沒有想過,你為什麼不快樂?你為什麼憤怒?   其實,你不快樂的根源,是因為你不知道要什麼!你不知道要什麼,所以你不知道去追求什麼,你不知道追求什麼,所以你什麼也得不到。   我總覺得,職業生涯首先要關注的是自己,自己想要什麼?大多數人大概沒想過這個問題,唯一的想法只是——我想要一份工作,我想要一份不錯的薪水,我知道所有人對於薪水的渴望,可是,你想每隔幾年重來一次找工作的過程麼?你想每年都在這種對於工作和薪水的焦急不安中度過麼?不想的話,就好好想清楚。飲鴆止渴,不能因為口渴就拼命喝毒藥。越是焦急,越是覺得自己需要一份工作,越饑不擇食,越想不清楚,越容易失敗,你的經歷越來越差,下一份工作的人看著你的簡歷就皺眉頭。於是你越喝越渴,越渴越喝,陷入惡性循環。最終只能哀歎世事不公或者生不逢時,只能到天涯上來發洩一把,在失敗者的共鳴當中尋求一點心理平衡罷了。大多數人都有生存壓力,我也是,有生存壓力就會有很多焦慮,積極的人會從焦慮中得到動力,而消極的人則會因為焦慮而迷失方向。所有人都必須在壓力下做出選擇,這就是世道,你喜歡也罷不喜歡也罷。      一般我們處理的事情分為重要的事情和緊急的事情,如果不做重要的事情就會常常去做緊急的事情。比如鍛煉身體保持健康是重要的事情,而看病則是緊急的事情。如果不鍛煉身體保持健康,就會常常為了病痛煩惱。又比如防火是重要的事情,而救火是緊急的事情,如果不注意防火,就要常常救火。找工作也是如此,想好自己究竟要什麼是重要的事情,找工作是緊急的事情,如果不想好,就會常常要找工作。往往緊急的事情給人的壓力比較大,迫使人們去趕緊做,相對來說重要的事情反而沒有那麼大的壓力,大多數人做事情都是以壓力為導向的,壓力之下,總覺得非要先做緊急的事情,結果就是永遠到處救火,永遠沒有停歇的時候。(很多人的工作也像是救火隊一樣忙碌痛苦,也是因為工作中沒有做好重要的事情。)那些說自己活在水深火熱為了生存顧不上那麼多的朋友,今天找工作困難是當初你們沒有做重要的事情,是結果不是原因。如果今天你們還是因為急於要找一份工作而不去思考,那麼或許將來要繼續承受痛苦找工作的結果。   我始終覺得我要說的話題,沉重了點,需要很多思考,遠比唐笑打武警的話題來的枯燥乏味,但是,天下沒有輕鬆的成功,成功,要付代價。請先忘記一切的生存壓力,想想這輩子你最想要的是什麼?所以,最要緊的事情,先想好自己想要什麼。

三、什麼是好工作   當初微軟有個唐駿,很多大學�的年輕人覺得這才是他們嚮往的職業生涯,我在清華bbs�發的帖子被這些學子們所不屑,那個時候學生們只想出國或者去外企,不過如今看來,我還是對的,唐駿去了盛大,陳天橋創立的盛大,一家民營公司。一個高學歷的海歸在500強的公司�拿高薪水,這大約是很多年輕人的夢想,問題是,每年畢業的大學生都在做這個夢,好的職位卻只有500個。   人都是要面子的,也是喜歡攀比的,即使在工作上也喜歡攀比,不管那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大家認為外企公司很好,可是好在哪里呢?好吧,他們在比較好的寫字樓,這是你想要的麼?他們出差住比較好的酒店,這是你想要的麼?別人會羡慕一份外企公司的工作,這是你想要的麼?那一切都是給別人看的,你幹嗎要活得那麼辛苦給別人看?另一方面,他們薪水福利一般,並沒有特別了不起,他們的晉升機會比較少,很難做到很高階的主管,他們雖然厭惡常常加班,卻不敢不加班,因為“你不幹有得是人幹”,大部分情況下會找個臺灣人香港人新加坡人來管你,而這些人又往往有些莫名其妙的優越感。你想清楚了麼?500強一定好麼?找工作究竟是考慮你想要什麼,還是考慮別人想看什麼?   我的大學同學們大多數都到美國了,甚至畢業這麼多年了,還有人最近到國外去了。出國真的有那麼好麼?我的大學同學們,大多數還是在博士、博士後、訪問學者地掙扎著,至今只有一個正經在一個美國大學�拿到個正式的教職。國內的教授很難當麼?我有幾個表親也去了國外了,他們的父母獨自在國內,沒有人照顧,有好幾次人在家�昏倒都沒人知道,出國,真的這麼光彩麼?就像有人說的“很多事情就像看A片,看的人覺得很爽,做的人未必。”   人總想找到那個最好的,可是,什麼是最好的?你覺得是最好的那個,是因為你的確瞭解,還是因為別人說他是最好的?即使他對於別人是最好的,對於你也一定是最好的麼?   對於自己想要什麼,自己要最清楚,別人的意見並不是那麼重要。很多人總是常常被別人的意見所影響,親戚的意見,朋友的意見,同事的意見……問題是,你究竟是要過誰的一生?人的一生不是父母一生的續集,也不是兒女一生的前傳,更不是朋友一生的外篇,只有你自己對自己的一生負責,別人無法也負不起這個責任。自己做的決定,至少到最後,自己沒什麼可後悔。對於大多數正常智力的人來說,所做的決定沒有大的對錯,無論怎麼樣的選擇,都是可以嘗試的。比如你沒有考自己上的那個學校,沒有入現在這個行業,這輩子就過不下去了?就會很失敗?不見得。   我想,好工作,應該是適合你的工作,具體點說,應該是能給你帶來你想要的東西的工作,你或許應該以此來衡量你的工作究竟好不好,而不是拿公司的大小,規模,外企還是國企,是不是有名,是不是上市公司來衡量。小公司,未必不是好公司,賺錢多的工作,也未必是好工作。你還是要先弄清楚你想要什麼,如果你不清楚你想要什麼,你就永遠也不會找到好工作,因為你永遠只看到你得不到的東西,你得到的,都是你不想要的。   可能,最好的,已經在你的身邊,只是,你還沒有學會珍惜。人們總是盯著得不到的東西,而忽視了那些已經得到的東西。

四、普通人   我發現中國人的勵志和國外的勵志存在非常大的不同,中國的勵志比較鼓勵人立下大志願,臥薪嚐膽,有朝一日成富成貴。而國外的勵志比較鼓勵人勇敢面對現實生活,面對普通人的困境,雖然結果也是成富成貴,但起點不一樣,相對來說,我覺得後者在操作上更現實,而前者則需要用999個失敗者來堆砌一個成功者的故事。   我們都是普通人,普通人的意思就是,概率這件事是很準的。因此,我們不會買彩票中500萬,我們不會成為比爾蓋茨或者李嘉誠,我們不會坐飛機掉下來,我們當中很少的人會創業成功,我們之中有30%的人會離婚,我們之中大部分人會活過65歲……   所以請你在想自己要什麼的時候,要得“現實”一點,你說我想要做李嘉誠,抱歉,我幫不上你。成為比爾蓋茨或者李嘉誠這種人,是靠命的,看我寫的這篇文章絕對不會讓你成為他們,即使你成為了他們,也絕對不是我這篇文章的功勞。“王侯將相甯有種乎”但真正當皇帝的只有一個人,王侯將相,人也不多。目標定得高些對於喜歡挑戰的人來說有好處,但對於大多數普通人來說,反而比較容易灰心沮喪,很容易就放棄了。   回過頭來說,李嘉誠比你有錢大致50萬倍,他比你更快樂麼?或許。有沒有比你快樂50萬倍,一定沒有。他比你最多也就快樂一兩倍,甚至有可能還不如你快樂。尋找自己想要的東西不是和別人比賽,比誰要得更多更高,比誰的目標更遠大。雖然成為李嘉誠這個目標很宏大,但你並不見得會從這個目標以及追求目標的過程當中獲得快樂,而且基本上你也做不到。你必須聽聽你內心的聲音,尋找真正能夠使你獲得快樂的東西,那才是你想要的東西。   你想要的東西,或者我們把它稱之為目標,目標其實並沒有高低之分,你不需要因為自己的目標沒有別人遠大而不好意思,達到自己的目標其實就是成功,成功有大有小,快樂卻是一樣的。我們追逐成功,其實追逐的是成功帶來的快樂,而非成功本身。職業生涯的道路上,我們常常會被攀比的心態蒙住眼睛,忘記了追求的究竟是什麼,忘記了是什麼能使我們更快樂。   社會上一夜暴富的新聞很多,這些消息,總會在我們的心�面掀起很多漣漪,漣漪多了就變成驚濤駭浪,心�的驚濤駭浪除了打翻承載你目標的小船,並不會使得你也一夜暴富。“只見賊吃肉,不見賊挨揍。”我們這些普通人既沒有當賊的勇氣,又缺乏當賊的狠辣絕決,雖然羡慕吃肉,卻更害怕挨揍,偶爾看到幾個沒挨揍的賊就按奈不住,或者心思活動,或者大感不公,真要叫去做賊,卻也不敢。   我還是過普通人的日子,要普通人的快樂,至少,晚上睡得著覺。

五、跳槽與積累   首先要說明,工作是一件需要理智的事情,所以不要在工作上耍個性,天涯上或許會有人覺得你很有個性而叫好,煤氣公司電話公司不會因為覺得你很有個性而免了你的帳單。當你很帥地炒掉了你的老闆,當你很酷地挖苦了一番招聘的HR,帳單還是要照付,只是你賺錢的時間更少了,除了你自己,沒人受損失。 […]

翁山蘇姬恐懼是一種習慣

翁山蘇姬恐懼是一種習慣 http://thewalllemur.wordpress.com/2012/04/03/%E5%8D%B3%E4%BD%BF%E4%BD%A0%E7%9A%84%E8%86%9D%E8%93%8B%E5%9C%A8%E7%99%BC%E6%8A%96%EF%BC%8C%E8%BF%8E%E9%A0%AD%E5%8E%BB%E5%81%9A%EF%BC%8C%E5%8E%BB%E5%81%9A/ 即使你的膝蓋在發抖,迎頭去做,去做!! 翁山蘇姬:恐懼是一種習慣。 … 我想,有些事情,如果你認為自己應該做的話,那即便是恐懼,也必須要去做。 你不能寄望於恐懼憑空消失。 你的態度應該是:好吧,我怕得要死,但這件事我必須做。 因為去做它也許令人害怕,但不做它會更糟。 在這件事上,我對民盟的成員們說得非常簡單:即使你的膝蓋在發抖,迎頭去做,去做。 (笑) 你知道,雖然我們心裡有畏懼,但一旦你做了,會發現其實沒那麼可怕。 有時候我讀到一些關於戰爭的紀實故事,有些義士潛入敵軍內部做間諜,這是極其危險的,你會想,他們是怎樣做到這些的? 他們的力量從何而來? 我想那些肩負承諾和使命的人會獲得力量,去完成一些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你若沒有擔當,將一事無成。

[轉載]一個中東業務不該沉默的時候–我的敘利亞

http://www.facebook.com/notes/%E5%BC%B5%E7%9A%93%E9%88%9E/%E4%B8%80%E5%80%8B%E4%B8%AD%E6%9D%B1%E6%A5%AD%E5%8B%99%E4%B8%8D%E8%A9%B2%E6%B2%89%E9%BB%98%E7%9A%84%E6%99%82%E5%80%99-%E6%88%91%E7%9A%84%E6%95%98%E5%88%A9%E4%BA%9E/365076540169436 作者不詳 敘利亞是個怎樣的國家?

2006年,研究所考試失敗,我知道自己一生不可能在學業上有怎樣的成就,心一橫,找工作專找遠離台北的工作。很快接到某傳產的電話,想也沒想,就直接搬出家門,開始在高雄工作。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國外業務,也是我接觸中東國家的開始。

剛進公司的小業務,什麼都不懂,眾所皆知,有肥缺的國家都是老業務接走。我記得,那時候分到的國家叫做科威特,卡達,巴林和葉門。在科威特,我第一次知道地球上的五十一度是甚麼感覺。我穿著西裝外套走進客戶工廠,脫光剩汗衫走出來。

因為業績從來沒有達標,每個月老闆都看我在月會上聲淚俱下的鞠躬道歉,於是開始撥了敘利亞這塊國家給我。

老闆說:這個代理老先生是他的兄弟。當年以色列發射飛彈騷擾敘利亞時,多虧代理給了他一頂鋼盔和機關槍,護送他到機場回台灣。

這樣的感情,已經不是多少業績可以形容。

我抱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接下這個國家,在往後直到今日的時光,我仍然懷念當時出差敘利亞的日子。

代理老先生是個怎樣的人?

全敘利亞的馬桶,都是他的,要不就是他插股的。 全敘利亞餐廳裡,做芋泥的攪拌器,,有一半是他的。台灣進口! 他的房子有多大?新房子聽說前後超過全壘打牆的距離,很可惜,裝潢了兩年還沒裝潢完。

他今年也快六十五了,最喜歡的食物是包子(素包),牛肉麵。有時我們常常為了訂單上的兩三百美金討價還價,但是我們去敘利亞吃一餐四季飯店,又往往不只這個價錢。這個問題,我一直很好奇,就連我當時的老闆到現在也常問:你為什麼出貨老是要凹我送妳工具箱或是多一個鋁梯,又沒多少錢。我們省一餐的錢都可以買好多工具箱了?

後來我明白了。生意是生意。兄弟是兄弟。 我學的第一句阿拉伯文,叫做"哈比比"(Habibi)。意思是"My Beloved". 異性間稱呼,就是戀人,愛人。同性之間稱呼,就是血濃於水的兄弟。

這樣的兄弟有多親?今天在阿拉伯人家裡,只要你認他做Habibi,他房子都可以送你。(當然,哪一天他要你房子也是。)(笑~)

剛開始,我一直很羨慕我的老總,因為代理老先生來,兩人就在"哈"來"哈"去。

我也一直很希望可以哈一下。

接了敘利亞以後,出差的機會變多。也才真正認識我的代理老先生。

第一次去敘利亞,代理請我們吃沙威瑪,皮好香好脆,肉好嫩。吃完代理才和我們說,這裡的皮是旁邊Safuly提供的。

Safuly 是甚麼? Safuly是當地一個有名的家族姓,專割男性包皮。

有好幾次在台北,我經過書田泌尿科診所的十字路口,都還會想起當年,坐在車裡吃SAFULY的情景。(後來聽老總說,這個笑話從他25歲講到現在,很奇怪,每次聽還是每次想笑。每次回敘利亞,還是會去朝拜一下那個在割包皮店旁邊賣沙威瑪的十字路口)

敘利亞人的生意桌

伊朗的生意桌,像是削水果大賽。每次總會出現一大籃水果,通常當老闆的,都可以很輕易的把蘋果環狀剝皮後,剁剁剁成賓客的人份,然後悠閒從容的分給賓客。

這是老闆的氣度。

身為小業務,我唯一學會的,就是挑最簡單的小黃瓜,不讓自己出糗,直接啃就好。

而敘利亞人的生意桌是怎樣?

有一次,代理老先生帶我去收錢,說有好幾個客戶欠他錢還沒還。然後就在後車箱塞了一堆黑色的大袋子。 我們進到一個類似古堡的住宅裡,屋裡的家具全是木製,天花板有彈孔,旁邊的大水溝附近,好幾隻狼犬在巡視。

我想糟糕了,這裡好像典型的黑道場景,黑色大袋子該不會要來裝屍體吧!

結果主人進來,一坐下,就是一場說笑話比賽的開始。

「你知道會甚麼有一個人每走七步就要跳一下嗎?」 「因為他喝了七喜(7-UP)」

「我覺得我今天的車跑得特別快!」 「因為加油的時候,我有加綠油精」

「……………………………………………」

笑話講了兩個小時,茶喝完了,點心吃完了,黑袋子拿出來,開始裝錢。

我不知道銀行在這裡代表甚麼意義,只知道那天我們後車廂裝了滿大袋的鈔票。很快樂的飛奔回家吃冰凍仙人掌(敘利亞夏天特產)

我問:這麼多鈔票,為什麼不買點鈔機?

老先生說:I want to keep my wife as busy as possible […]